學院首頁 | 聯繫我們 | 
 
首頁 > 先進典型 > 正文
李夏:用生命詮釋擔當的績溪縣人民幹部
發佈者:  發佈日期:2019-10-31 08:20:00 點擊:
 

2019年8 月10 日下午,績溪縣荊州鄉黨委委員、紀委書記、監察專員李夏在抗台搶險時,突遇塌方泥石流。13個半小時後,他的遺體被找到。在他幫扶的貧困戶眼中,李夏是一個好幹部,總是像家人看望他們,帶著他們脫貧;在同事眼中,他認真負責,有天然的人民情懷;在妻子眼中,他重承諾,是家裡的頂梁柱……

2285beb365e5678_w493_h650_副本.jpg

遇難

鄉紀委書記因公殉職

李夏離開的那個下午,績溪縣荊州鄉人大主席王全勝一直在他身邊。8 月10 日下午,荊州鄉迎來一陣強降雨,14 時至17 時,三個小時的降雨量將近100 毫米。

當天下午3 點35 分,王全勝、李夏來到位於下胡家村的荊州鄉敬老院,讓敬老院院長把18 位老人安排好後,他們和下胡家村黨支部書記胡向明一起繞行途中,發現70 多歲的胡今古老夫妻倆還留在家中沒有撤離,而他們家很可能被水淹。

李夏等人趕緊幫助兩位老人將家中物品搬到高處,又將兩位老人撤離到地勢更高的村民家中。此時,王全勝和李夏又得知,“下胡家村發生了一處小塌方”,他們三人又立刻趕往村口。途中,他們遇到因碎石阻攔而停在路上的荊州鄉派出所車輛,三人又幫忙搬離碎石,讓派出所車輛順利趕去其他村裡救援。

王全勝告訴記者,在發生小塌方的地點,一棵山核桃樹和一些砂石從山坡上滑下,將路旁電線桿壓倒在道路上。李夏拍了路況照片,將險情發在了荊州鄉黨政領導幹部微信群,提醒大家註意。沒想到這竟是他發出的最後一條信息。

三人決定先回到安全處,商量一下怎麼處理這一處塌方險情。路上,他們遇見兩位村民要從塌方地段走,因擔心村民遇到危險,又去護送兩位村民到安全地帶。

之後,三人返回時,忽然聽到山頂有聲音,覺察到異樣的李夏問王全勝“這是什麼聲音?”王全勝突然想到,是塌方,趕緊喊“快跑!”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幾秒鐘內,他們頭頂傳來“轟隆隆”的聲音。王全勝被塌方泥石流產生的氣流推出了2 米遠,趴在地上的他向前爬了兩下後,回頭已經看不到李夏的身影。

 “李書記,李書記!”王全勝和胡向明焦急地大聲呼喊,但隨後又發生了一次塌方泥石流,山下的健身廣場、一面擋牆、兩棵古樹都被衝倒,李夏也不知去向。最終,經過13 個半小時的搜救,8 月11 日6 時左右,李夏同志遺體在下游約2 公里的王仙村莊被找到。

群眾

他是家人般的好幹部

昨天中午,記者在績溪縣長安鎮高楊村村委會見到了村民許冬仙和汪根托,他們來找村支書王慶華,想和他一起去給李夏送別。“早晨聽隊長打電話說有人出事了,一開始還不知道是誰,後來聽說是他,我都發抖了。”許冬仙哽咽著說。

李夏2011 年9 月開始在長安鎮工作,一直到2018 年12 月。長安鎮也是李夏在績溪工作的第一個地方,7 年,他和長安鎮有著深厚的情誼。

在許冬仙家堂屋的牆上,貼著一張“績溪縣精準扶貧明白卡”,上面有李夏的照片、姓名、手機號碼,旁邊還貼有五張文件,包括“精準幫扶計劃”“貧困戶幫扶措施告知單”“貧困戶走訪全程記錄表”。

走訪記錄表中,從2017 年10 月到2018 年9月,李夏每一次走訪都有記錄。“他其實一個月不止來一次,總是在晚上我們吃過飯之後來,從沒在我們家吃過飯。”許冬仙說,每次李夏來,自己今年8 歲的孫女都十分高興,總會黏著他說話。李夏的女兒和許冬仙的孫女差不多大,許冬仙的孫女到鎮上讀幼兒園也是李夏幫忙聯繫的。自從2017 年開始幫扶後,在李夏的幫助下,許冬仙家養殖的雞鴨多了,生活漸漸好了。

今年69 歲的汪根托也曾是李夏幫扶的貧困戶,他家中三人殘疾,在李夏的幫助下,他和女兒申請了低保,還養了一頭母牛,每年增加了3500 到5000元的收入。

雖然2018 年12 月,李夏離開了長安鎮,但他在2019 年3 月,又回到了長安鎮,看望曾經幫扶的6 戶貧困戶。

同事

他有天然的人民情懷

“我們村裡一共有24 戶貧困戶,他一個人就主動幫扶了6 戶。”高楊村黨支部書記王慶華昨天對記者說,2017 年,李夏成為高楊村的黨建指導員,在此之前,他與李夏工作上也有過接觸,那時候李夏在長安鎮政府黨政辦工作,兩人經常聯繫。在王慶華的印象中,李夏很認真。

成為高楊村的黨建指導員後,李夏給高楊村的村幹部工作氛圍帶來很大變化。“之前我們村裡村幹部坐班不正常,也沒什麼分工,工作比較亂。”

王慶華說,李夏來後,指導村幹部制定了細緻的分工,村兩委工作也做得越來越好。

在幫扶村裡產業方面,李夏也給高楊村帶來很大變化。“之前我們村裡村民們種了三四百畝黃山貢菊,李夏是黃山人,給我們從黃山請來技術專家,村民們的貢菊種得越來越好。”王慶華說,後來越來越多的村民加入黃山貢菊的種植中,現在種植面積已經增加到了1400 畝。

“他很低調,善於學習溝通,又能團結同志。”在績溪縣荊州鄉人大主席王全勝眼中,李夏的身上有天然的人民情懷,他在荊州的工作時間還不到一年,但因為經常到群眾家中走訪,很多群眾都認識他。

“李夏書記在我們平常的接觸中話不說很多,性格很溫和,來荊州上班這麼久跟他接觸以來,從來沒見過他和誰紅過臉,也沒見他大聲講過話。”荊州鄉鄉幹部周燕蓉說。

妻子

他是重承諾的好丈夫

“我們每天晚上都會視頻聊天一個多小時,出事那天,他中午說有很多事要和我說,晚上給我打電話,但晚上我沒有等到電話,打他的電話也打不通。”李夏的妻子昨天哽咽著對記者說,以前李夏即使手機沒電了,晚上也會拿別人的給她打電話。、

李夏家在黃山,一般一個星期回去一次,若是碰到周末加班或者值班,可能就半個月不能回家。但他每天晚上都會和妻子視頻聊天,說說自己一天做了什麼,問問妻子一天做了什麼。“我不喜歡出門,也不喜歡動腦子想事情,他總是說,如果他不在了,我該怎麼辦。”李夏的妻子說。因為平時不在家,周末回家後,李夏總是陪在家人身邊。但他每次回家還都是帶兩個包,一個包裝著衣服,一個包里都是工作文件。周六妻子工作時,他就在家中工作。

李夏的妻子說,李夏從來不亂花錢,錢都花在她和女兒身上。“上個星期,他和我說,這個月底是我生日,說前幾年我的生日總不是周末,他都不在家,這次我的生日是周末,他要回來陪我過,讓我想想要吃什麼,還有時間。”李夏的妻子忍不住哭了。

上周,李夏的女兒鋼琴考試通過了,他答應給女兒買一個電話手錶。“從網上買的,已經到貨了,就在我口袋里,他說這個星期回來給女兒辦卡。”李夏的妻子從口袋里拿出了那個還沒有辦卡的電話手錶。

在妻子的心中,李夏是一個說到做到,重承諾的人。但這一次,關於妻子的生日,關於女兒電話手錶辦卡,他都無法兌現承諾了。“我不哭,他不喜歡我哭。”李夏的妻子強忍著淚水說。

共青團安徽省委、安徽省青聯決定,追授李夏同志“安徽青年五四獎章”榮譽稱號。績溪縣委召開常委會議,研究決定追授李夏同志“績溪縣優秀共產黨員”稱號。“在路上”是李夏的微信昵稱,“初心不因來路迢遙而改變,使命不因風雨坎坷而淡忘”。或許,他一直都為群眾、為家人忙碌奮鬥在路上。

來源:“安徽網”http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41707235229083992&wfr=spider&for=pc